天蚨园之墨家弟子——创始人墨子的十九个神秘徒弟及其事迹

天蚨园会议室

嵩山天蚨园位于登封少室山清澈崖下,占地60余亩,黛瓦白墙,茂林修竹,古朴秀丽,环境幽美,宛如世外桃源。非常适合研学旅行、企业培训、旅游接待、团体聚会、禅修辟谷、书画写生、丹道修真、道医养生等活动。历史上颍考叔管仲鬼谷子张良李渤等均在此隐居耕读,号称天蚨园五友。天蚨园是嵩山的“隆中”,坐标对比史上之春秋孔夫子杏坛、战国鬼谷子道场、隋唐文中子龙门等。蚨子学堂是以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稷下学宫”概念建立的一个国学讲堂,追慕春秋古风,学习吸收春秋战国“士”的精神,蚨子学堂所教乃大人之学,定位为实学。追求真才实学,修炼雄才大略。不袖手空谈心性,也不沉迷逐物异化。凭盛德立命,以大业安身。

今天讲讲诸子百家第一人墨翟的十九个著名弟子及其事迹

中国先秦时期是一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时代,帝王将相、诸子百家像流星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在中华大地上闪耀出璀璨夺目的光彩!

其中有一人名叫墨翟,因为才学过人,成就很高,又创立了墨家学派,所以被人称为墨子。


墨子的弟子曾经在书中称赞他们的老师,有句话这样写道,“天下无人,子墨子之言犹在!”

什么意思呢?

即使全天下都没有人了,先生墨子说过的言论仍将与世长存!

这表白说的!墨子的弟子还真是霸气侧漏啊!

那么,“天下无人,子墨子之言犹在!”,似乎也可以解释为,“即使天下没有人继承墨家学派,先生墨子说过的言论和思想仍将存在!”

墨子

其实不管按照哪种意思解释,墨子的弟子们对他们的老师都是非常崇拜和钦敬,这也难怪,墨子是那个年代绝无仅有的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不但博览群书才学过人,而且悲天悯人,对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非常体贴和照顾,所以他的拥护者和追随者非常之多。不仅如此,墨子还广收弟子,形成声势浩大的墨家学派,成为当时唯一能跟儒学相对抗的学派!更加让人恐怖的是,墨家学派还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纪律的团体,目标明确,纪律严明!如果谁违背了纪律,轻则遣离,重则处死!墨家的最高领袖称为“矩子”,也称巨子,墨子当然是墨家的第一代矩子。

墨家成员都称为“墨者”,所有墨者都必须服从矩子的指导和指挥,甚至可以做到赴汤蹈火也绝不后退!墨子晚年的时候,墨家弟子已是遍布天下,不可胜数,和儒家一起成为诸子百家之首。

墨子

关于墨子的弟子,文献记载大都指出墨子弟子众多。例如,"孔墨徒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

《公输》篇中墨子曾说:“墨子之说楚王曰:‘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

《淮南王书》“亦谓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旋踵,”但现存有关墨子及墨家活动的资料很少,“而徒属名籍亦莫能记述”。现存史料中可考之称“巨子”者有墨子、禽滑厘、孟胜、田襄子、腹?(tūn)等五人。

孙诒让在《墨子·闲诂·墨学传授考》中对墨子弟子作了考证。根据《墨子》一书及先秦诸子记载,孙诒让纲罗掇拾,粗理脉胳,"今集之,凡得墨子弟子十五人,附存三人。再传弟子三,三传弟子一人,治墨术而不详其传授系次者十三人,襍家四人,传记所载,尽于此矣。彼勤生薄死,以赴天下之急,而姓名澌灭,与草木同尽者,殆不知凡几。"关于墨学的传授系次及墨家派别的分裂,有几段文献记载提供了一条基本线索。

墨子

《吕氏春秋·当染》记载:"禽滑厘学于墨子,许犯学于禽滑厘,田击学于许犯。"

《庄子·天下》篇记载: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觭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

《韩非子·显学》记载: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 有邓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

禽滑厘

1.禽滑厘

禽滑釐(读音是"qín gǔ xi ”)多被人误传为“禽滑厘”。“禽滑”是华夏古姓氏,“釐”是“祭祀用的胙肉”。战国时魏国人,墨子的首席弟子,墨家第二巨子。他的字为慎子。他的后代以他的字作为姓氏,形成慎姓。禽滑釐曾是儒门弟子,学于子夏,自转投墨子后,便一直潜心墨学。禽滑釐是墨子的嫡传弟子,“事墨子三年,手足胼胝,面目黧黑,役身给使,不敢问欲”。墨翟去世后分成三派之一,是墨家的第一非攻军事家。在墨子与鲁班的“兵棋推演”中,禽滑厘是带领300墨家守成的巨子,成功阻止楚国侵略宋国的企图,战败鲁班。孙膑在魏国被庞涓伤害装疯卖傻时,禽滑厘奉墨子之命,将孙膑从魏国救出,带到齐国,才有了孙膑与庞涓的马陵之战,一雪前耻。在《墨子》、《庄子》、《孟子》中都有对禽滑厘记载。

墨子对禽滑厘信任有嘉:“尽传其学,与墨子并称”。庄子《天下》编说:“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墨翟、禽滑厘闻其风而说之。”说明孙氏所言不虚。墨子在《所染》里还专门对禽滑厘的为人进行了评价:“其友皆好仁义,淳谨畏令,则家日益、身日安、名日荣,处官得其理矣,则段干木、禽滑厘、傅说之徒是也。”墨子点明表扬的三个人,惟有禽滑厘是他的正宗弟子,由此可知禽滑厘在墨子心中地位之高。墨子在军事战略防御学方面的卓越识见,大都是向禽滑厘讲述然后记录下来的,我们现在能了解墨子在军事学上的贡献,应该好好感谢这个被称作禽子的禽滑厘。

墨子危急之中阻止楚国攻打宋国的壮举,墨子得知楚国在公输盘的帮助下,行将武力进攻宋国,一路狂奔到楚国与公输盘上演“兵棋推演”的好戏,禽子则率领训练有素的墨家军全副武装阵守在宋国城墙之上,公输盘“兵推”失败,自认不是墨子的对手,便打算使出斩来使的卑鄙伎俩,没料到墨子骄傲地说:我的弟子禽滑厘带领众弟兄早已守候在宋城之上,我的全部破敌之法他已烂熟于心,即使杀了我,你去也是送死。楚王与公输盘知道墨子不是空手而来,后方早已布下阵势,准备得相当充分,这才彻底死了掠杀之心。

在止楚攻宋里,禽滑厘隐身墨子之后,但他却是墨子御敌于前的关键因素。正是有了禽子的防御到位,才最终使楚王放弃了入侵的企图。这看起来好像是救了宋国,其实也是救了楚国。可惜由于史料太少,现在我们不太了解这个墨子高足的详情。

《备梯》里面,非常难得地记载了一点墨子与禽子两人的交往,足见两人感情之深。

禽滑厘面色黎黑,手脚全长满了老茧,三年来紧紧跟随在墨子身边以随时听从召唤,但他却只是整天埋头做事却不敢向墨子提问。墨子深知他的心事,见他一直不问问题,墨子便想了一招,他约了禽滑厘同登泰山,上山后,找些茅草垫好坐上,便拿出酒菜来,要请禽滑厘喝酒。墨子这一举动既是对禽滑厘三年忠心耿耿的表彰,也是想以一个宽松的环境好认真回答他想了解的知识。禽滑厘对墨子的盛情颇有些意外,只是一再地施礼感谢,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墨子见禽滑厘不说什么,便主动问他道:“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禽滑厘这才又连拜了几下,说道:“我想问的是守城的方法。”这时,墨子并沒有直接回答禽滑厘的问题,语重心长地说:“过去不是没有懂守城方法的人,只是他们对内不爱惜百姓,对外不能和谐邻邦。自己兵力少却疏远了兵力多的国家,自己力量弱又不能与强国友好相处。结果送命亡国,惹天下人耻笑。”然后,墨子就向禽滑厘又传授了对付敌人攻城的各种方法。从此,禽滑厘得到了墨子守城的妙诀,成为墨子的得力弟子,墨子死后,禽滑厘接任墨家的"巨子”,继承了墨学事业。“墨守成规”这一成语,便是从此而来。

墨子在《所染》里还专门对禽滑厘的为人进行了评价:"其友皆好仁义,淳谨畏令,则家日益、身日安、名日荣,处官得其理矣,则段干木、禽滑厘、傅说之徒是也

墨子

2.相里勤

相里勤为“墨家四贤”之一,是墨子第二大弟子,墨子死后,墨家一分为三,以邓陵子为代表崇尚行侠仗义的楚墨、相夫子领导搞学问“辩论”的齐墨、负责研究科技的秦墨相里勤三脉,只是他们之间彼此都不认可对方为主家。秦孝公时,支持秦孝公,助商鞅变法,是秦国都城咸阳的勘测设计监造者,时称大师。秦墨的相里勤,此派注重科技研究,非常务实。帮助秦国的原因,也是因为看见只有秦国当时的制度,是最接近他们墨家的最终设想的,所以他们愿意帮助秦国完成统一战争。

在秦国统一六国的战争中,相里勤一脉为代表的墨者,认为只有统一才可以结束战争,部分墨者活动的重心就逐渐偏往秦国。秦始皇的计划中有一个重要的教育工程,那就是汇聚百家学说,为他所用。此时的墨家在大秦铁骑之下,以军事化管理进行抵抗的游侠在战场上损失惨重,擅长学术研究和器械制造的也逐渐融入这统一的浪潮中,包括一部分墨者的儒化。

墨子

3.邓陵子

墨子死后,墨家分裂为三派:相里氏一派、相夫氏一派、邓陵氏一派。《庄子·天下》所说的相里勤的弟子、邓陵子的弟子苦获、己齿,即这三派中的两派。他们都传习《墨子》,但有所不同,互相都攻击对方是"别墨"。在今存的《墨子》中,每篇都有上、中、下三篇,大约就是墨家分裂为三派的证据。楚墨的邓陵子,此派更多的是以侠客的身份,到处行义。他们反对各国的战争,认为这些战争都是权贵们为了自己利益发动的,不利于百姓,他们以自己的价值观来衡量这个世界。楚墨传承于邓陵子,这群人在外部压力下,产生了偏执思想,认同“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杀盗人,非杀”的观点,并将剥削百姓的贵族认定为“盗人”,成了反对侵略战争,劫富济贫的游侠,他们称呼自己为墨侠。

《庄子·天下》所说的相里勤的弟子、邓陵子的弟子苦获、己齿,即这三派中的两派。他们都传习《墨子》,但有所不同,互相都攻击对方是"别墨"。在今存的《墨子》中,每篇都有上、中、下三篇,大约就是墨家分裂为三派的证据。据郭沫若研究,墨者集团到秦惠王时,有集中于秦的趋势。因此,从第四代"矩子"时起,墨学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了秦国。此后还有记载,东方的墨者谢子,不远千里入秦而见秦惠王。这时墨学还是兴盛的。

墨子

4.相夫子

墨翟在世时,墨家的势力可以说是达到了顶峰。可惜他一去世,墨门便分裂成了三家——相里氏之墨,邓陵氏之墨,相夫氏之墨。而其中齐墨的相夫子便以正统的墨家而自居。此派是一个以清谈辩论为主的门派,他们游历各国,讲授墨家的兼爱思想,反对用暴力去解决问题。也算是对墨翟的“兼爱非攻”的很好的传承。齐墨相夫子一脉,则认为任何武力行为都是不对的,不管是侵略者,还是反抗者,都应该用柔和的方式去获得和平……,可惜相里氏之墨和邓陵氏之墨却大为不满,他们各自认为自己才是墨家的正统,对于由相夫子代表墨门巨子深为不满。以游侠为主邓陵氏之墨还好些,向来信奉“义”字的他们总是不好在人前起内讧,可是相里氏之墨的门人却不尽然。

墨子

5.高石子

高石子,春秋战国时期人,生卒年不详,身份为墨家"墨辩"。是墨子的学生,深受墨子欣赏,是墨子一位得意的学生管黔滶曾推荐高石子去卫国做官,官至卿。后因卫君不用献言,放弃俸禄回到齐国跟随墨子。

《墨子·耕柱》:"墨子使管黔滶游高石子于卫,卫君致禄甚厚,设之于卿。高石子三朝必尽言,而言无行者。去而之齐,见墨子曰:"卫君以夫子之故,致禄甚厚,设我于卿。石三朝必尽言,而言无行,是以去之也。卫君无乃以石为狂乎?"墨子曰:"去之苟道,受狂何伤。古者周公旦非关叔,辞三公东处于商盖,人皆谓之狂,后世称其德,扬其名,至今不息。且翟闻之,为义非避毁就誉,去之苟道,受狂何伤?"高石子曰:"石去之,焉敢不道也。昔者夫子有言曰:天下无道,仁士不处厚焉。今卫君无道,而贪其禄,则是我为苟啖人食也。"墨子说,而召禽子曰:"姑听之乎!夫倍义而乡禄者,我常闻之矣,倍禄而乡义者,于高石子焉见之也。"

这件事是说,有一次,墨子让弟子管黔敖推荐高石子到卫国去做官,卫君给他的俸禄很厚,而且任命他为卿。高石子多次积极向卫君提出治国良策,可卫君却不采用,于是高石子离开卫国到齐国去,他拜见墨子说:"卫君因为先生的缘故,给我的俸禄很厚,位至卿位,可我多次建言献策他却不加采纳,所以我就离开了。卫君恐怕将会认为我很狂妄吧?"墨子说:"只要走得合理,即使受狂妄之名而又有什么呢?古时候,周公旦觉得管叔的行为不对,辞掉王公之职,东行居住在商奄之地,当时人们都说他狂,但是后世却都称颂他的美德。而且我曾听说:为'义'并不是避免毁谤而要求他人赞美的。如果走得合理,虽受狂名又有什么伤害呢?"高石子说:"我的离去怎么敢不遵循正道呢?从前先生曾经说过: '天下无道之时,仁人不应该处在优厚的地位。'今卫君无道,如果我贪图他的爵禄而不离去,那我不是在白食他人的粮食了吗?"墨子很高兴,就把大弟子禽滑厘召来,称赞高石子说:"背义而求禄的,我曾经听到过;但是背禄而求义的,我今天见到高石子了。"在这个故事里,高石子的人格形象和胜绰正好掉了个个,他品行纯洁高尚,坚持正义,不为功名利禄所动,表现了知识分子崇高的气节。从墨子对高石子离卫去齐的举动大加赞赏并悉心劝慰的情况,我们也可以看出墨子"义胜于利"的价值观和"从道不从君"的思想。

墨子

6.公尚过

曾仕于越,用墨子学说游说越王,越王欲以五百里故吴之地封墨子,请其迎接墨子,未果。事见《墨子》《贵义》、《鲁问》,《吕氏春秋高义》。

公尚过越国求职,墨子推荐他的弟子公尚过到越国做官,公尚过游说越王的同时,极力赞颂墨子。越王非常高兴地说:"如果先生能坎墨子到越国来指教我,我愿意把原米吴国五百里的土地割给他。"公尚过答应了这个条件。越王替公尚过备车五十乘,去迎接墨子,公尚过说:"我以夫子之道去游说越王.越王大喜,对我说:,如果你能使墨子到越国来指教我们,我愿把原来吴国的五百里土地封给他,"。墨子说:"你看越王的意向如何?假若你认为越王能听我的话,用我的主张,我可以去,但是必须,按我的食量吃饭,按我的身材穿衣,置身于普通大臣之中,我又怎么以行道的理由来索取他的封地呢?如果越王不听信我的话,不用我的主张,而我到那里去不是为了高官厚禄把,义,出卖了吗?同样是出卖,我还是留在中原这一带的国家吧,又何必到他那儿去呢?"公尚过对墨子的这一行为更为钦佩,他仿佛看到眼前这位师父的形象更加伟岸、高大了,俨然一座高峰伫立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要攀上这座高峰,逐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墨子

7.耕柱子

墨子非常器重的弟子,被比作上太行山所用的骏马。曾到楚国做官,一次送给墨子"十金"。《墨子耕柱》记之。

原文:子墨子怒耕柱子。耕柱子曰:"我无愈于人乎?"墨子曰:"我将上太行,以骥与牛驾,子将谁策?"耕柱子曰:"将策骥也。" 墨子曰:"何故策骥而非策牛也?"耕柱子曰:"骥足以策。" 墨子曰:"我亦以子为足以策,故怒之。" 耕柱子悟。

译文:墨子对他的门生耕柱子感到生气,耕柱子说:"难道我就没有胜过旁人的地方吗?"墨子问:"假如我要上太行山去,用一匹良马或一头牛来驾车,你预备驱策哪一匹呢?"耕柱子答道:"那我当然用良马了。"墨子问:"为什么要驱策良马,而不驱策牛呢?"耕柱子说:"因为良马值得鞭策。"墨子说:"我也认为你是足够负得起责任的,所以才对你生气(批评)你。"耕柱子醒悟了。

墨子

8.魏越

墨子出游,魏越问墨子见到各地诸侯时,先说什么,墨子回答他":必择务而从事焉。"即选择最重要的事情进行劝导。此据《墨子鲁问》。

墨子鲁问》中说:子墨子游。魏越曰:既得见四方之 君,子则将先语?子墨子曰:凡入国,必择务而从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 葬;国家 喜音沉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 ,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务夺侵凌,则语之兼爱 非攻 。故曰,择务而从事焉。 墨家认为在混乱的国家里,要同他们讨论尚贤和尚同;在贫穷的国家里,要同他 们讨论节用和节藏;在穷 兵黩武的国家里,要同他们讨论兼爱和非攻;在 淫乱 无礼的国家,要同他们讨论尊天、事鬼;在沉湎于音乐 和酒的国家里,要同他 们讨论非乐、非命的道理。场 合不同,谈论的话题也不同。 墨家认为场合不同,语词的语义也不同。 墨家对利与害的分析,是根据场合的不同而阐明的。墨 家主张不要抽象地、一般 的谈什么地利,什么是害 ,而要结合具体语境来谈利害。

随巢子

9.随巢子

随巢子,生卒年不详,战国时期随县(今湖北随州)人,墨家学派创始人墨子的弟子。《汉书·艺文志》注:"墨翟弟子。"《隋书·经籍志》注:"巢,似墨翟弟子。"

然而近代许多学者提出《山海经》作者的新假说。卫聚贤《山海经的研究》和蒙文通《略论<山海经>的写作时代及其产生地域》等文认为,根据书中地名、物名、神怪图象,以及称书为"经"、"藏"等的说法,推断《山海经》很可能是从天竺至中国各地的一路记录。而这一记录者,就是战国时墨子的学生,随巢子。

原文:执无鬼者曰越兰,问随巢子曰:"鬼神之智,何如圣人?"曰:"圣也。"越兰曰:"治乱由人,何谓鬼神邪?"随巢子曰:"圣人生于天地,未有所资,鬼神为四时八节以纪育人,乘云雨润泽以繁长之,皆鬼神所能也。岂不谓贤于圣人?"

有疏而无绝,有后而无遗。大圣之行,兼爱万民。疏而不绝,贤者欣之,不肖者怜之。贤而不欣,是贱德也;不肖不怜,是忍人也。

禹产于昆山,启生于石。

昔三苗大乱,龙生于庙,犬哭于市。昔三苗大乱,天命殛之。夏后受于元宫,有大神人面鸟身,降而辅之,司禄益食而民不饥,司金益富而国家实,司命益年而民不夭,四方归之。

夏后之兴,方泽出马。

夏桀德衰,岱渊沸。

纣之时,夷羊在牧,飞拾满野,天鬼不顾,亦不宾灭。

姬氏之兴,河出绿图。

天赐武王黄鸟之旗,以伐殷。

幽厉之时,天旱地坼。幽厉之时,奚禄山坏,天赐玉玦于羿,遂以残其身,以此为福而祸。

召人以环,绝人以玦。

译文:坚持没有鬼的人名叫越兰,问随巢子说:"鬼神的智慧,怎么能与圣人相比呢?"随巢子说:"智慧崇高呀!"越兰说:"社会的治与乱都是由人决定的,与鬼神又有什么关系呢?"随巢子说:"圣人生在天地之间,没有什么所资助的。鬼神运用四季八节的变化来养育人类,利用云雨润泽的调节采繁长万物,这都是只有鬼神才能做到的。怎么能说鬼神不比圣人贤明呢?"

有疏远而没有断绝,有后来而没有遗漏。大圣的行为,兼爱万民。疏远而不断绝,贤人欣喜它,不肖的人可怜它。贤人不欣喜,是卑贱的德行,不肖的人不知可怜,是狠心的行为。

大禹生在昆山,夏启出生在石头里。

从前三苗国大乱,龙生在庙宇,犬在集市上哭叫。

从前三苗国大乱,天命已经穷极。夏后氏受命于元宫,有人面鸟身的大神来辅佐他,按照官职地位分配饮食而人民没有挨饿的,按照经济规律来发展生产而国家越来越富有,人们按照天命来生活而人民没有夭折的,四方的国家都归顺它。

夏后氏的兴盛,方泽的小地方都出产马。

夏桀德行衰败,岱渊的水沸腾起来。

商纣的时候,夷狄牧羊,满山遍野都是羊群,天鬼不顾及这些,也没有遭到宾灭。

周文王兴盛的时候,黄河出了绿图。

上天赐给周武王有黄鸟画案的旗帜,用它来讨伐殷纣王。

周幽王、周厉王的时候,天气大旱,土地裂开。

周幽王、周厉王的时候,奚禄山遭到破坏,上天赐给羿玉玦,遂后使羿身体致残,这就叫做因福而得祸。

用环来召人,用玦来拒绝人。

墨子

10.胜绰

胜绰其事见于《墨子·鲁问》:子墨子使胜绰事项子牛。项子牛三侵鲁地,而胜绰三从。子墨子闻之,使高孙子请而退之,曰:“我使绰也,将以济骄而正嬖也。今绰也禄厚而谲夫子,夫子三侵鲁而绰三从,是鼓鞭于马靳也。翟闻之,言义而弗行,是犯明也。绰非弗之知也,禄胜义也。”

意思是墨子派弟子胜绰去辅佐齐国大将项子牛,项子牛三次侵占鲁地,可胜绰却非但不加阻止,反而三次都跟随他进行侵略战争。墨子听到此事,非常生气,认为胜绰身为墨家弟子,竟然放弃“兼爱、非攻”的主张,于是就派另一个弟子高孙子去请项子牛斥退胜绰,传墨子的话说:“我派胜绰去辅佐您,是希望他能阻止您的错误行动,可他贪图富贵,欺骗了您,您三次侵占鲁地而胜绰三次随从,这就好比本来想叫马停住,却不断的鞭打驱赶。我听说光说行义却不去努力实践,那就是明知故犯,胜绰不是不知道,而是利欲熏心,见利忘义罢了。”最后,坚决让项子牛把这个放弃原则的弟子辞退了。

这个故事表现了墨子坚持原则、反对侵略的崇高品德,也反映出墨子对见利忘义行为的厌恶和蔑视之情,更看得出,墨子对弟子严格要求,对学生错误决不姑息迁就的严师风范。

墨子

11.缠子

关于缠子,我们已经完全不清楚他的姓名、国别等等资料,甚至生平都不大清楚。唯一知道,他是六国时人,墨家的学徒,与儒家的学徒董无心(《汉书·艺文志》有《董子》一篇,在诸子儒家类)相见论道。

儒家之徒董无心,墨家之役缠子,相见讲道。缠子称墨家佑鬼神,是引秦穆有明德,上帝赐之九十年。董子难以尧、舜不赐年,桀、纣不夭死。尧、舜、桀、纣犹为尚远,且近难以秦穆公、晋文公。夫谥者,行之迹也,迹生时行,以为死谥。穆者误乱之名,文者德惠之表。有误乱之行,天赐之年;有德惠之操,天夺其命乎?案穆公之霸,不过晋文;晋文之谥,美于穆公。天不加晋文以命,独赐穆公以年,是天报乱误,与穆公同也。(王充《论衡.福虚篇》)

《缠子》一书,汉、隋、唐志皆不著,书亦佚。马总意林始载《缠子》一卷,引其书二节。大概《董子》一书记述二人之事,故亦称《缠子》。今仅存译文六条。收入本诸子抄,为墨家第五。

缠子修墨氏之业,以教于世。儒有董无心者,其言修而谬,其行笃而庸。言谬则难通,行庸则无主。欲事缠子,缠子曰:“文言华世,不中利民,倾危缴绕之辞者,并不为墨子所修。劝善兼爱,则墨子重之。”

缠子曰:“墨家佑鬼神。秦穆有明德,上帝赐之九十年。”

桀为天下,酒浊而杀厨人。纣王天下,熊蹯不熟而杀庖人。

董子曰:“子信鬼神,何异以踵解结,终无益也!”缠子不能应。

董无心曰:“无心,鄙人也。罕得事君子,不识世情。”

董无心曰:“离娄之目察秋毫之末于百步之外,可谓明矣。

墨子

12.胡非子

胡非子故事,见《太平御览》四百三十七所引的《胡非子》佚文(依据孙诒让《墨子殒诂》附录《墨子后语下》校补),也足以证明墨与侠的关系。不怕麻烦,把它整抄在下边:

胡非子修墨以教。有屈将子好勇,闻墨者非斗,带剑危冠,往见胡非子,劫而问之曰:“将闻先生非斗,而将好勇,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胡非子曰:“吾闻勇有五等。夫负长剑,赴榛薄,析兕豹,搏熊罴,此猎徒之勇也。负长剑,赴深泉,斩蛟龙,搏鼋鼍,此渔人之勇也。登高陟危,鹄立四望,颜色不变,此陶匠之勇也。剽必刺,视必杀,此五刑之勇也。昔齐桓公以鲁为南境,鲁公忧之,三日不食。曹?闻之,触齐军,见桓公曰:‘臣闻君辱臣死。君退师则可,不退,则臣请击颈以血溅君矣。’桓公惧,不知所措。管仲乃劝与之盟而退。夫曹?,匹夫徒步之士,布衣柔履之人也,唯无怒,一怒而劫万乘之师,存千乘之国。此谓君子之勇,勇之贵者也。晏婴匹夫,一怒而沮崔子之乱,亦君子之勇也。五勇不同,公子将何处?”屈将悦,称善,乃解长剑,释危冠,而请为弟子焉。

这则故事,很能说明墨家是如何影响当时社会上的一般带私剑者的。胡非子,设课收徒,批评无原则地打斗。楚国的屈将子,好勇,听说这事,就带剑把他劫持了,说:“听说你非斗,而我则好勇。你给我说说,说得有理,我就放了你,说得不好,你就得死。”胡非子就跟他说:“勇有五等,你好哪一种?”胡非子一一列出了五种勇,先说四种匹夫之勇,然后说君子之勇。胡非子说:“齐国想吞并鲁国,把它作为齐国的南部地区。鲁庄公急得三天吃不下饭,有个叫曹沫的人,却想办法在军中把齐桓公劫持了,说:‘请您退师,不然的话,就请您允许我切断您的脖子放血。’齐桓公吓得不知所措,只好答应了。曹沫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他不怒则已,一怒,就勇退‘万乘之师’,救了‘千乘之国’,这样的勇,才是君子的大智大勇,才是最高贵的勇。你好的是这种勇吗?”屈将子听后,大受震动,解下偑剑,脱下高帽,请求胡非子收他为徒。

胡非子“五勇”之论,显然直接继承墨子德任勇思想。在<耕柱>中有骆滑厘(学者考究就是墨子的大弟子禽滑厘)与墨子的对话,骆滑厘对墨子说自己爱好勇猛,听说哪个乡勇猛之士就要将其杀掉.墨子说骆滑厘不是爱好勇猛,只是厌恶勇猛而已.(或许这是禽滑厘与墨子初次碰面的对话,)禽子被墨子说服成为墨子的弟子。

【胡非子:弓矢相济】

《太平御览》卷三四七引《胡非子》:“一人曰:‘吾弓良,无所用矢。’一人曰:‘吾矢善,无所用弓。’羿闻之曰:‘非弓,何以往矢?非矢,何以中的?’令合弓矢而教之射。”

翻译:一个人说:"我的弓太好了',简直没有配用的箭。"另一个人说:"我的箭太好了,根本没有合适的弓来发射它。"后羿听了对他们说:"没有弓,用什么把箭射出去?没有箭,怎么能击中目标?"于是,后羿叫他俩把弓和箭配合在一起,而后教他们射箭。

弓矢相济的道理在于:学会合作共事.只有学会合作, 懂得合作,善于合作,才能融入社会,发挥自己的长处,

【附胡非子名言】

善為吏者樹德。(虞世南《北堂書鈔》卷七十七)

——讲述执政者必须先有品德建树。

目見百步之外,而不能見其眥。(歐陽詢《藝文類聚》卷十七)

——《淮南子·说林训》亦有:目见百步之外,而不能自见其眦。意为能看见百步之外的东西,却不能看见自己的眼眶。

墨子

13.管黔滶

墨子曾让他前往卫国游说卫侯,为高石子出仕造势,使高石子得以仕于卫。事见《墨子耕柱》。

墨子

14.高孙子

胜绰随项子牛三次攻打鲁国,违背墨家精神,墨子派他前去交涉,表明墨子观点,请项子牛辞退胜绰。事见《墨子鲁问》。

墨子

15.治徒娱

与墨子另一弟子同问墨子":为义孰为大务",墨子答之:"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此据《墨子耕柱》。

墨子

16.跌鼻

墨子生病,跌鼻问病因,怀疑墨子学说,怀疑鬼神不避毁就誉。事见《墨子耕柱》。

墨子

17.高何

齐国人。起初横行乡里,为人不齿,后学于墨子,成为天下名士显人。事见《吕氏春秋尊师》。

墨子曾经收三个齐国人高何、县子石(硕)、胡非子为徒。

据《吕氏春秋·尊师》记载,“高何、县子石,齐国之暴者也,指于乡曲,学于子墨子。……刑戮死辱之人也,今非徒免于刑戮死辱也,由此为天下名士显人,以终其寿……”

意思是说,高何、县子石(硕)曾经是齐国的乡村恶霸,但经过墨子的苦心教诲,两人改恶从善,最终成了天下名士。

高何在《墨子》中不见记载,县子石(硕)见于《墨子·耕柱》:冶徒娱、县子硕问于墨子曰:“为义孰为大务?”子墨子曰:“譬若筑墙然,能筑者筑,能实壤者实壤,能欣者欣,然后墙成也。为义犹是也,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有一次,县子硕和同学冶徒娱问老师墨子:“做正义的事情,哪件事是最重要的?”墨子回答他们:“譬如筑造城墙吧,能筑的筑,能填土的填土,能测量的测量,这样城墙才得成。做正义的事情也是如此,能辩论的辩论,能讲古书的讲古书,能做实际工作的做实际工作,这样正义的事情就做成了。”

墨子在回答他这个齐国学生提问时,没有就问题回答问题,而是指出做正义的事情无所谓大小,只要你根据自己的情况努力行义就可以了。这充分反映出墨子因材施教的教育智慧和务实的行义主张。

墨子

18.县子硕

齐国人。起初同高何一样无恶不作,后师从墨子,成名于天下。曾问墨子行义的关键,墨子告诉他":能谈辩者谈辩,能说书者说书,能从事者从事,然后义事成也。"《墨子耕柱》、《吕氏春秋尊师》记其事。不能赏善罚恶。墨子释疑:"人之所得于病者多方,有得之寒暑,有得之劳苦。百门而闭一门焉,则盗何遽无从入。"(《墨子公孟》)

墨子

19.曹公子

曾为官于宋国,三年而返,疑墨子之道,墨子责备他"处高爵禄而不以让贤"",多财而不以分贫"",事鬼神,唯祭而已("《墨子鲁问。胜绰,曾任职于齐大夫项子牛门下,项子牛三次侵鲁,不但不劝阻,反而积极参与,墨子派高孙子传达己意,请项子牛辞退他(参见《墨子鲁问》)。

墨子

20.附存三人

彭轻生子,曾在墨子面前言":往者可知,来者不可知",墨子举例批驳他。事见《墨子鲁问》。

孟山,曾赞扬王子闾,认为王子闾坚贞不屈,不做楚王,达到了"仁"。墨子批评他,认为王子闾的行为虽难能可贵,尚未达至仁的境界。《墨子鲁问》记此事。

弦唐子,墨子南游于卫,车中装载许多书,他很奇怪,问墨子装载这么多书有何用,墨子回答了他。

墨子

21.再传弟子

除上列及门弟子十九人(附存三人)外,墨子姓名可考的再传弟子有许犯、索卢参、屈将子,三传弟子有田让。

墨家巨子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