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末五代的道教

  唐末五代是乱世,随着大唐帝国的崩溃,道教也不再有当年的兴盛和尊贵了。但是,道教有斋醮和神仙长生术这些为皇帝服务的特殊本领,所以,它仍然能够继续发展。

  五代前蜀时期的道士杜光庭,号东瀛子,在当时很有名气。他早先曾参加朝廷考试,想谋个一官半职,结果失败了,于是就去当了道士。 后来得到唐僖宗的赏识,赐给他讲究的道士服装。僖宗到四川避乱时,让他主持那儿的道教,后来他留在青城山修道没有回内地。 王建于公元907年建立前蜀,请杜光庭当他儿子即皇太子的老师,还封给他一大堆官衔。王建说:“我有一位杜先生,抵得上从前汉孝惠帝那所谓‘商山四皓’的四位德高望重的老谋臣。”杜光庭曾经为王建做道场,据说做的是专为皇帝求福的“金箓斋”。

  杜光庭对人说,从张道陵和陆修静传下来的道法,现在都快要失传了。所以,他积极搜集整理道教斋醮仪轨方面的书籍,还撰写了很多有关著作,是继张万福之后又一位对道教仪轨的确立有贡献的道士。杜光庭写的最长的一部斋醮仪轨著作是《道门科范大全集》,有87卷。另外,他一生也花费了很大精力研究《道德经》,写有《道德真经广圣义》。《道藏》中收入了他的著作共20多种。

  五代时期仍然有一些皇帝迷信道教炼丹术。南唐烈祖即是其中之一。他日思夜想,希望得到神丹,有一天做了个梦,梦见仙人赐给他神丹,醒后告诉左右的人,要他们出去访求。正在这时,一位道士到宫门口献丹方,他高兴极了,说这道士一定是梦中的仙人,于是让道士为他炼丹,结果也服丹中毒而死。临死时他很后悔,说自己服丹药求长生,谁知死得更快,要后人以他为戒。

  这一时期,讲修炼内丹的人更加多起来了。历史上有些道士不主张炼外丹成仙,另搞一套。如盛唐著名道士司马承祯,专门写了一篇《坐忘论》,讲一种“坐忘”的修炼方法。他认为,人们修道求仙,是因为道本身含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力,得到道就能长生不死,成仙飞升。“夫道者神异之物,灵而有性。”而人的心(即精神)是以道为根本的,由于被外界事物干扰,好像心上面蒙上了一层尘垢,结果就跟道隔开了。要是清除了这些尘垢,就能使心跟道重新接近而得到道。所谓坐忘,就是这种修道工夫,它着重在一个“忘”字,要求修道者在心上下功夫,什么都不要记挂,什么都不要想,内要连自己的身体都忘掉,外要忘掉整个世界,各种烦恼和思虑都排遣开去,达到心中一片虚静,就能跟道结合到一起,从而不死长生。这实际上是一种精神修炼,或者叫作意念控制也可以,它跟鼓吹“重玄之道”的一些人提倡的修炼方法相类似。

  五代时期的一些道士讲炼内丹,还没有完全否定外丹。不少人其实是主张既炼外丹又炼内丹的。因为当时对外丹中毒有一种解释,说是中毒而死的人因没炼内丹,他的身体才经受不住外丹的强力作用。还有人说,养生有内外之分。 内,指人体内部的精和气,它们不能靠金石丹药变得坚凝;外,指人的四肢形体,它所要达到脱胎换骨的变化,不能靠内丹修炼。光炼内丹,只能使精气不散;光炼外丹,只能使形体发生变化,二者结合,才能得道成仙,白日升天。

  在道教史上,主张金石丹药一吃就能成仙,从葛洪开始,一直影响很大。宋以后内丹派逐渐占据主要地位,主张内丹一炼成就能成仙的,后来占了上风。隋唐时期,内丹外丹基本上同时发展,五代以后外丹术开始走下坡路,内丹术开始抬头,关于外丹只管躯壳,内丹只管精气的说法大为流行。古人认为,肉体(形)和灵魂(神)合一才成为活生生的人。认为内丹和外丹必须同时修炼的思想,大概就是建立在这一基本认识上的。

  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五代时期可算是一个联结隋唐和宋元的过渡时期。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