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参同契》卦爻符号再探

作为第一部金丹学著作,《周易参同契》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谜:这么一部奇特的书究竟是谁创作的?它在“词韵皆古,奥雅难通”的外表下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它究竟是讲外丹还是讲内丹的?《周易》的“乾坤” “坎离”、“八卦”究竟暗示什么?被养生家视为秘而不传的“炉鼎”、“药物”、“火候”究竟是什么?这些问题不仅是千古论争的焦点,而且是引起人们探索欲望的奥妙之处。本文仅就《周易参同契》卦爻符号的意义做一探讨。

《周易参同契》版本众多,今依据彭晓《周易参同契分章通真义》本,该本全文分为九十章,最后有《鼎器歌》一首,《赞序》一篇,共8000多字。基本是四字或五字一句的韵文体,也有少数长短不齐的散文体。《周易参同契》的最大特征就是假借周易、黄老之理来论述炉火——丹道大法。以《周易》卦爻象数作符号,配合日月运行的规律,说明外丹炉火的铅汞反应,说明内外丹之“炉鼎”、“药物”、“火候”,实际上隐含阴阳交感男女合炁的内丹秘术。从而可以解开《周易参同契》的秘密。那种认为它就是一本专论外丹的书或者就是一本专论内丹的书的观点均有失偏颇,我们认为,《周易参同契》一书兼论内丹和外丹,通过外丹讲内丹,贯通清修丹法和阴阳(男女)双修丹法,是对秦汉以来神仙家、炼养家各种长生之道、炼养方术的总结与提升。

为了深入了解这部“万古丹经王”的卦爻符号之谜,本文首先对《周易参同契分章通真义》中“乾坤”、“坎离”以及“卦爻”等字的使用频率进行统计,然后逐一探讨其涵义。
一、乾 坤

《周易参同契》 “乾坤”二字连用12次,“乾”字没有单独使用,“坤”字单独使用5次。“乾坤”连用的句子有:“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 “坎离者,乾坤二用。”“于是仲尼赞鸿蒙,乾坤德洞虚。”“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终。”“乾坤用施行,天下然后治。”“两弦合其精,乾坤体乃成。”“乾坤刚柔,配合相抱。”“爰斯之时,情和乾坤。”“若达此,会乾坤。”乾坤为《周易》两个最基本卦,原本指天地,泛指一切阴阳事物。

“乾坤”在《周易参同契》中主要比喻炉鼎,炉鼎是炼丹的基本器具,包括鼎和炉两种。 《周易参同契》下篇“鼎器歌”对炉鼎有形象的描述,介绍了安炉立鼎、运火炼丹的法则。“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指乾坤炉鼎是“易”的门户,也是丹药的门户。“天地者,乾坤之象也”乾为天,乾为鼎上釜;坤为地,坤为鼎下釜。“坎离者,乾坤二用”烧炼丹药(坎离)是乾坤炉鼎的最大功用。乾坤天地好比一个大炉鼎,阴阳万物变化都在其中;人身是个小天地,也是个小炉鼎,精气变化采药炼丹也在其中。 “乾坤用施行,天下然后治”指炉鼎安放正确,丹药就可以烧炼成功。“炉鼎”是外丹和内丹、外炼和内炼的通用形象。“炉鼎” 本是外丹名词,指烧炼外丹的鼎器,后借作内丹术语,指人体之上下丹田。其中上丹田(头顶泥丸宫)为鼎,下丹田(脐下腹部)为炉。炼外丹需要将鼎炉安放端正,要使鼎项、腹、底三者不歪不斜,稳固端正;炼内丹同样要求鼎炉内的精、气、神三品药物齐备,要使首、腹与脐下丹田三个部位端直,两目微闭,向下垂视,以眼对鼻,鼻对心,通身庄严整齐,收视返听,万缘俱消。此时,肾水上升,心火自然下降,一意独守,温养药物于下丹田之中。

“乾坤”还比喻金丹练就的形象,“于是仲尼赞鸿蒙,乾坤德洞虚”是指混沌初开、阴阳交感、金丹始生时的征象。“两弦合其精,乾坤体乃成” 指一月之上弦和下弦合金木之精气已满,金丹之形结成,周天之数完成。“乾坤刚柔,配合相抱”指金丹结成,刚柔相济、阴阳相抱。“爰斯之时,情和乾坤” “若达此,会乾坤”都是指金丹结成之时,乾坤交会为和融之体,动静阴阳圆融一体,生生不息。

在“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终”一句中,乾坤分别配上甲壬和乙癸,表示炼丹的火候,分别指阳极盛之时、阴极盛之时。

二.坎 离

“坎离”连用5次,“坎”字单独使用5次,“离” 字单独使用8次。“坎离”连用句子有:“坎离匡廓,运毂正轴。”“易谓坎离。”“坎离者,乾坤二用。”“故推消息,坎离没亡。”“坎离冠首,光耀垂敷。”“坎”“离”二字单用基本上都是对用:“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水盛坎侵阳,火衰离昼昏。”“离气内营卫,坎乃不用聪。”“坎男为月,离女为日。”另外“离”字单独使用4次 ,只有1次是指离卦(“离赤为女”),其他3次均与离卦无关( “四七乖戾,誃离俯仰”“三五不交,刚柔离分” “近在我心,不离己身”)。

《周易》“坎离” 二卦分别为阴中含阳、阳中含阴之象,指水、火等相对相克、成双成对的两类事物。《周易参同契》借“坎离” 主要表示两种相对的炼丹的基本原料(药物)。在外丹,指烧炼金丹的原料铅和汞;在内丹,指维持人的生命的先天元素——元精(元气)和元神。元精(元气)与元神是人体生命的能量流,具有阴阳奇偶相配合,成对成双、刚柔相易、上下无常的特点,所以用“坎离”这一对称词语来表示,以体现阴中含阳、阳中含阴之真义。其中“坎”为 元精或元气,离为元神。

“坎离匡廓,运毂正轴”指坎离两卦合在一起好比车毂和车轴,内外阴阳,互相依存,象征外丹之铅汞、内丹之精神。“坎离者,乾坤二用。”指乾坤为体,坎离为用,乾坤坎离四卦是宇宙的总括,也是金丹大道炉鼎和药物的形象。“故推消息,坎离没亡”是指在进阳火和退阴符时,对坎离药物要勿忘无助。“坎离冠首,光耀垂敷”是指坎离为炼丹的第一药物,它可以照遍人身的四肢百骸。

在彭晓所编的《参同契》旧本中,有“水火匡廓图” (图1)和“三五至精图”(图2)。



图1  水火匡廓图      图2 三五至精图

水火匡廓图左半为离(火)卦,右半为坎(水)卦。就炼外丹而言,此是“谓药物,坎是金公,离是朱汞”。当中小白圈,指丹药。实际上,这是无极图之一变,乾升于坤为坎,坤降于乾为离。离卦谓太阳,谓火,是生命产生之必要条件;坎卦谓月,谓水,谓爱欲。坎离交合,生命便随之产生,大千开始活跃。就内丹而言,就是指精(元精)和气(元气),或称为元精(元气)和元神。在元精和元神这一对药物中,元神为主,元精为客;元神为阳,元精为阴。在上述所有的名称中,以“坎离”最为形象简易,因为“坎离”二卦体现了阴中含阳、阳中含阴、阴阳不相离的意味。

三五至精图根据五行相生相克法则,金与水合,木与火合,四者混沌,列为龙虎,中央“土”为“黄芽”,最后融为一体,升华为丹药(最下小白圈)。体现 “三五与一、天地至精”的道理。如果说“水火匡廓图”用龙虎相吸、雌雄交媾象征金丹药物形成的根本在于阴阳配合之理,那么“三五至精图”则强调的是金丹的至高无上性。

《参同契》“坎离”对用的句子:“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水盛坎侵阳,火衰离昼昏。”“离气内营卫,坎乃不用聪。”“坎男为月,离女为日。”将“坎离”与日月、水火、男女等相配合,实际上这些对称词语均表示铅汞、元精元神之“药物”,此外还有龙虎、戊己、免乌、金蛤蟆玉老鸦、五十、魂魄、铅汞等。水为外丹的铅,内丹的元精;火为外丹的汞,内丹的元神。日属阳,阳中含阴,即离,外丹称作“砂中有汞”,内丹指元神;月属阴,阴中含阳,即坎,外丹称作“铅中有银”,内丹指元气、元精。男为汞或元神,女为铅或元精。龙为外丹之汞,内丹之元神;虎为外丹之铅,内丹之元精。戊为坎,为元气;己为离,为元神。戊土为雌土,属阴,为元气、元精;己土为雄土,为元神。兔即玉兔,为月,为阴,喻元精、元气;乌即金乌,为日,为阳,喻元神。金蛤蟆即玉兔,指月,喻元精、元气;玉老鸦,即金乌,指日,喻元神。五为阳,喻元神;十为阴,喻元精、元气。魂,又称日魂,指元神;魄,又称月魄,指元精、元气。铅、汞原本是外丹指炼金丹的两种主要原料,《参同契》也用它来表示内丹两种基本药物,以铅喻元精、元气,以汞喻元神。

三、八卦

《周易参同契》“八卦”一词使用3次:“八卦布列曜,运移不失中。”“若夫至圣,不过伏羲,始画八卦。”“八卦成象,男女施化。”“六十四卦”一词使用1次:“易有三百八十四爻,据爻摘符,符谓六十四卦。”“六十卦”一词使用2次:“ 六十卦周,张布为舆。”“余六十卦,各自有日。”“卦”字使用15次,“爻”字使用8次。虽然“八卦”、“六十四卦”的名称使用不多,但八卦、六十四卦的卦名使用却相当多。如:“复卦建始萌,长子继父体,因母立兆基。消息应钟律,升降据斗枢。三日出为爽,震庚受西方。八日兑受丁,上弦平如绳。十五乾体就,盛满甲东方。”“十六转受统,巽辛见平明,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东北丧其朋。节尽相禅与,继体复生龙。”这一段用八卦纳甲、月象圆缺及方位来说明身中火候的方位。

所谓八卦纳甲,就是将一个月中月亮的盈亏——晦、朔、弦、望四个阶段分为六节:三日,八日,十五,十六日,二十三日,三十日,这六节的月象恰好与八卦中的六个卦——震、兑、乾、巽、艮、坤的卦象相吻合。震为一阳始生之象,相当于初三上弦月象;兑为二阳之象,相当于初八上弦月象;乾三爻皆阳,表示十五满月(望)之象;巽为一阴萌生之象,表示十六日之月象;艮为二阴之象,表示二十三日之下弦月象;坤三爻皆阴,表示三十日(晦)月象。配上天干,就是“纳甲”(见 图3)。



图3  月体纳甲图

《参同契》以卦爻变化为基本模型,目的不在于说明月象的盈亏,而是说明人身能量流的消长即内气的运行、内丹运炼的一个完整过程和“火候”。“火候” 之说本出于外丹黄白术的炼制活动, 指的是炼炼药石过程中的用火技巧、程序、 温度变化、火力的旺衰调节过程。《参同契》火候修炼的基本思想就是效法日月交替、阴阳转换的节律来把握火候的进退。所以火候分为“进火”(进阳火)与“退符”(退阴符)两个过程。

月象纳甲的六卦(震、兑、乾、巽、艮、坤)中前三卦震、兑、乾为阳气上升,表示火候中的“进火”。在炼外丹过程中,就是将燃烧物送进炉中点火燃烧。内丹术将以神御气称作“进火”。当虚极静笃、入定入静之际,静极生动,阴穷阳生,元阳初现,丹田温温,即为一阳之震卦;接着元气沿督脉上行,进而得二阳之兑卦;过三关,入泥丸上丹田,元气至盛,即为纯阳之乾卦。

后三卦巽、艮、坤为阴气上升、阳气后退,表示火候中的 “退符”,就是“退火”,是与“进火” 相反的一种修炼方式 。乾卦为阳气之极,阳极则转阴,元气随任脉而下降,阳火转为阴符,为一阴之巽卦;此后真阴益生,阳气又消,为二阴之艮卦;最后,阳尽纯阴,为三阴之坤卦,此时修炼者刚气退藏,养到空无所空,归于无声无臭至静之地为阴符穷尽之候。
四、十二消息卦

《周易参同契》虽然没有明言“十二消息卦”一词,但却有十二消息卦的详尽论述:“朔旦为复,阳气始通。出入无疾,立表微刚。黄钟建子,兆乃滋彰。播施柔暖,黎蒸得常。临炉施条,开路正光。光耀渐进,日以益长。丑之大吕,结正低昂。仰以成泰,刚柔并隆。远游交接,小往大来。辐辏于寅,运而趋时。渐历大壮,侠列卯门。榆荚堕落,还归本根。刑德相负,昼夜始分。夬阴以退,阳升而前。洗濯羽翮,振索宿尘。乾健盛明,广被四邻,阳终于巳,中而相干。姤始纪序,履霜最先。井底寒泉,午为蕤宾。宾伏于阴,阴为主人。遁世去位,收敛其精。怀德俟时,栖迟昧冥。否塞不通,萌芽不生。阴伸阳屈,没阳姓名。观其权量,察仲秋情。任畜微稚,老枯复荣。荠麦芽蘖,因冒以生。剥烂肢体,消减其形。化气既竭,亡失至神。道穷则反,归乎坤元。恒顺地理,承天布宣。”

这一段文字中“复、临、泰、大壮、夬、乾、姤、遁、否、观、剥、坤”为十二消息卦(又称“十二辟卦”)的名称。《参同契》借十二消息卦配合一年十二月或一日十二辰,表示人身能量流的阴阳变化,即炼丹火候的阴阳消长变化。



图4  十二消息卦时序图

十二消息卦或用来说明一年的火候,或用来说明一天的火候。从复至乾的六卦,为阳长阴消的六个阶段。一阳复生之时,为复卦一阳五阴,乃还丹之初基,此时一阳之动,其气尚微,常温养潜龙,不可遽然进火,以至日闭关,内不放出,外不放入,皆所以炼为表卫,护此微阳。继之为临卦二阳四阴,喻身中阳火渐渐条畅,而黄道渐渐开明,光耀渐进,日以益长。继之为泰卦三阳三阴,喻身中三阳上升,渐渐起,渐渐仰,当急驾河车,搬归鼎内,火候之运至此不可留停。继之为大壮卦四阳二阴,喻身中阳火方半,气候停匀,候其阴气自退,阳气自长,不可强制以招客气,勿忘勿助。继之为夬卦五阳一阴,此时阳气既盛,势必决而去之,河车到此,不敢停留,过此则运入泥丸上丹田所在的头顶。继之为乾卦六阳之卦,此时阳气盛极,周遍宇内,喻身中阳光圆满,而丹光发现,山头神瀵,分为四埒,注于山下,经营一国,无不周遍,如一轮红日,照于天中,万般阴邪,尽皆消灭,此进阳火之事,此后则阴符随之用事。

从姤到坤的六卦,为阴长阳消的六个阶段。姤一阴五阳,喻身中阴符起始之地,灵丹既入口中,回来却入寒泉,当驯致其道,送归丹田,不可慌忙急速。继之为遁卦二阴四阳,要收敛真精以待将来,韬明养晦,不使有客气乘间而伤。继之为否卦三阴三阳,此时阳气渐衰,喻身中阴符愈降愈下,犹三阴肃杀之时,草本黄落,刚道退于中正,柔道进于中正,刚柔相当,以柔养刚,真阴用事。继之为观卦四阴二阳,喻身中阴符过半,降而入于丹田,如木之敛花就实。继之为剥卦五阴一阳,喻身中阴符将尽,而神功无所施,应神气内守,若存若亡。继之为坤卦六阴,此时纯阴用事,万物至此皆归根而复命,性既归命,元神潜归气中,寂然不动、内孕大药,正犹时至穷冬,万物无不蛰藏,大气降入地中,地气从而顺承之。

十二消息卦,阳息阴消,阴息阳消,一消一息,一升一降,往来无尽,循环无穷。天地如此,人身亦如此。子时气到尾闾,丑寅在腰间,卯辰已在脊膂,午在泥丸,末申酉在胸膈,戌亥则又归于腹中,此一日之升降运行。 十二消息卦还是“进火”与“退符”的形象符号。其中前六卦是阳长阴消,为“进火”;后六卦是阴长阳消,为“退符”。《参同契》还将十二消息卦与十二地支配合起来,以表示火候操持过程中的阴阳转换刻度,以一日为喻表示“进火”与“退符”。子、丑、寅、卯、巳六个阳时为 “进阳火” ,“进火”从子时开始,子时后表示阳长阴消,所以应该注意以阳主事;午、未、申、酉、戌、亥六个阴时为“退阴符”,“退符”从午时开始,午时以后是阳消阴长,所以应该注意以阴主事。

《参同契》还以“复临之间”、“东北之乡”、“子丑之会”、“月明之时”、“箕斗之乡”等表示丹药逆而上行的时位,象征“进火”;以“乾巽之际”、“ 西南之乡”、“巳午之会”、“既望之时”等表示丹药顺而下行的时位,象征“退符”; 以“坤复之际”、“西南之乡”、“亥子之交”、“晦朔之间”表示丹药产生的时位,象征“采药”。

后世内丹所谓“火候” 是指意念和呼吸的运用程度,元神与精气相合于任督两脉运转烹炼的过程。“火”比喻元神,是修持之功力;“候”指炼内丹的阶段,是修持之次序。内丹修炼小周天时元气上升叫作“进阳火”;到泥丸后,元气下降叫作“退阴符”。

总之,《参同契》以八卦、十二消息卦符号象征丹道火候。每组符号指一个周期,即“一周天”,可称“周天火候”。 “周天火候”不仅指时间,而且指方位,还涉及质量变化、“场”的转换,以及人体内部在常态下难以觉察的能量流的变化等问题。“火候”是十分微妙的,不可能用时钟、刻盘来计量。所以在炼丹过程中最难把握。《参同契》巧妙地借用了《周易》卦爻符号表示火候,从而解决了时空、质量、场的转换问题,无疑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参同契》是时空统一的四维模式。也可以说,能量流运动的方位可以用时间表示,能量流运动的时间也可以用方位表示。用《周易》象数符号还解决了“场”的转换问题。人体能量流是一个矢量,并不总是朝同一方向运转,在不同的时间,其流注的方向也不相同,《参同契》认为子时开始的一瞬间与午时开始的一瞬间会“坎离易位”。《参同契》是“活子时”体系,即人体能量流产生和运行周期的时间,不是死的、绝对的、无条件的,而是活的、相对的、有条件的,不是不变的,而是可变的,它随锻炼程序和人体内部机能的变化而变化,能量流在子时开始和午时开始所运转的方向恰恰相反,这种相反的能量流运动必然导致“场”的转换。《参同契》体系中的时间不是顺流之波,而是可正可反,可顺可逆的。时空的可逆性是生命科学的奥秘之所在。正如方士所强调的:“顺为人,逆为仙,只在其中颠倒颠。”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