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伟大的哲学家?

回答这个本质上属于哲学聊天问题的每个人将获得雷蒙德·塔里斯(Raymond Tallis)签名的一本赠书《无限空间王国》。在最好的哲学传统中,没有人能得到毫不含糊的选票,所以谁也不会成为无可争议的最伟大哲学家。 

答案是:一个原型

最好的哲学家不是个别人而是一种类型,即拥有真正喜爱智慧的人竭力要获得的某些确定性特征。首先,达到极点的哲学家必须模仿苏格拉底的探索勇气:必须无畏地挑战现有观点和范式,甚至甘愿冒风险被迫吃下没有治疗效果的铁杉木美味。这个完美哲学家必须熟悉许多思想体系,但并不认同任何一个宗教或者主张:对于真理的热爱者来说,有什么教条不是阻碍探索的乱石堆呢?老子警告说信仰是当我们失去对自己的信任时才出现的东西。因此,真正喜爱探索者欣赏纪伯伦(Kahlil Gibran)的把生活变成寺庙和宗教的的建议。最伟大的哲学家也明白耶稣的观点“天堂在你的心中”。正如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一样,他们认识到思想能“把天堂变成地狱,也能把地狱变成天堂。”如果听从孔子的教导,理想的哲学家不去寻求别人的奉承,也不去回避别人的指责,相反,他听到别人指出自己的错误会很高兴,因为他知道这样可以向真理更近一步。他们除了和自己外不与任何人竞争,他们拥护穆罕默德的原则,我们只需要今天比昨天伟大就行了。正如佛祖所说,不在乎支配别人,仅仅是要战胜自己。最伟大的哲学家也不会成为追求财富或者享乐的奴隶。耶稣问到“赢得了世界有什么好呢?如果我们失去了自我的话?”听从不仅被真理而且被美女和激情所诱惑的风流才子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的劝告,区别孤独和独处,像神秘主义者一样不仅不厌恶独处而且感到陶醉。作为普通人的存在危害, 独处为模范哲学家提供了充分反思自我的世界,实现不朽的希腊公理“认识你自己”(gnothi seauton)的理想。因为像苏格拉底一样,他们认为没有经过考察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内华达州(Death Row)唱片公司的萧恩·哈特(Shawn Harte)

答案是:大卫·休谟(David Hume)

客观地选择“最伟大的哲学家”需要认识所有哲学家,了解他们的最新成果,同时还要有无可争议的“最好”标准。因为这些标准一个都没有,我们可以做的就是依靠可能的标准,引用体现这些标准的哲学家来回答这个问题 。最伟大的哲学家应该是这样一个人:

·精通哲学的众多领域,能够对其特别“骨头”提出有洞察力的分析,揭示哲学对于当今社会的意义。西蒙·布莱克本(Simon Blackburn)的书《思考》(1999)就是令人信服地表现出这些品质的一个例子。 

·他们从实证科学和艺术中提出理性的、公正的、批评性的理解。玛丽·瓦诺克(Mary Warnock)出版的《记忆和想象力》等著作提供了这个能力的有说服力的例子。 

·不管通过什么媒介,能以投入的、坦率的和幽默的方式,清楚地、中肯地和有效地与同行和感兴趣的大众交流。当代哲学家安东尼·格雷林(Anthony Grayling)的广播和写作似乎清楚地表现出这些美德。

·能够以开放的心态和挑战的方式预测和探讨需要哲学探索的重要领域,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关于生物伦理学的著作深刻地处理了当代社会棉队的争议问题。

·追求哲学事业, 包括遭到拒绝然、不再站得住脚的从前的结论。维特根斯坦从“图画理论”到语言到“工具理论”的重大转变就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富于启发性的例子。

·为该学科做出贡献,改变理解的方式,保存其重要意义。柏拉图是一个超级例子,我们一再地被提醒西方哲学史就是一系列对于他的著作的注解。虽然不是“超级人物”,莱布尼茨区分“分析”和“综合”命题的阐述无疑产生了持久的影响。提到这点也让人想起康德的影响深远的第一个批判,在这里,这些区别明显的命题之间的关系得到广泛和透彻地探索。 

但是到了能做结论的时候,大卫·休谟一直被认为是所有英国哲学家中最伟的人,像格雷林,他被推崇是因为他让人感到亲切。按照他的朋友亚当斯密的说法,休谟“接近人类所能创造的完美的典范”,康德承认自己和休谟相比,不过是“在教条中睡眠的人”。

——英国莱斯特郡伍德豪斯伊夫斯镇(Woodhouse Eaves)的柯林·布鲁克斯(Colin Brookes)
答案是:托马斯·马尔萨斯(Thomas Malthus)

最伟大的哲学家应该是一个能够彻底对付我们处境的人。因此,我提议牧师和经济学家马尔萨斯 (1766-1834)。

马尔萨斯说“人口的力量无限制地大于地球能够为人类提供物质资料的能力。”(论人口原则 1798, p5.)面对这个情况,看看当今饥饿的民众上街要推翻政府的困境,别对我说马尔萨斯不重要。他把我们要生存多长时间和如何生存的两个决定摆在我们面前,直到现在还发人深思。 

马尔萨斯多年来一直受到攻击,部分因为技术上的原因,比如他糟糕地低估了改善农业生产力的能力。他的话题和表现风格也被许多人看作是有毛病的。我住在离萨里郡奥尔伯里(Albury)不足三英里远的村庄里,他曾经在1797年被任命为副牧师。我经常到这同一个同样的啤酒馆,他在这里宣称“劳动的穷人”挥霍掉了(通过济贫法) 从富人那里得到的救济。难怪马尔萨斯被边缘化被看作政治上不正确的。但是达尔文承认这个人是他的《物种起源》的灵感来源。 

对于马尔萨斯来说,“物质”是支持人口生存的关键。“贫困是驱使斯基泰牧民(Scythian)离开经常出没的地方的原因。今天情景的历史回顾让人印象深刻。仅仅在上个星期,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指出高涨的粮食价格和全球变暖将推动更多的人离开家园,欧洲是寻找收容所的人的“理想目的地”(《金融时报》2008年6月18日).

马尔萨斯是我们时代的思想家:虽然恐怖让我们警惕,人口增长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们像欧洲已经感到空间不够了。

——萨里郡吉尔福德(Guildford) 的约翰·克罗斯威特(John Crosthwaite)

答案是:约翰·斯图亚特·穆勒(John Stuart Mill)

应该没有多少争议的是穆勒,但是他可能得不到强大的支持。许多人批评穆勒的哲学,但是他的哲学以及他的生活给予我们的东西比任何别的哲学家都多。他甚至提供了“我们如何最好地度过人生”的包罗万象的答案。穆勒要我们追求幸福和避免痛苦。从他那个世纪开始,受他思想影响的哲学家弗兰克纳(Frankena) 彼彻姆(Beauchamp) 和奇尔德雷斯(Childress)等人强调防止伤害(而不是痛苦)甚于创造幸福。这是穆勒集中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仍然在追求幸福,我们并没有比穆勒先进多少。 

批评来自比如伯纳德·威廉姆斯(Bernard Williams)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和玛萨·诺斯鲍姆(Martha Nussbaum)等等著名人物,但是每个批评都可以被在穆勒著作中的话来驳斥。仅仅要把幸福最大化是错误的,形成诸如虐待狂等罪恶,否则犯错误以获得幸福。他们误读了穆勒,因为他的话是非常清楚的:“禁止人类相互伤害的道德原则(包括错误地干涉他人的自由)对于人类的幸福比任何原则(比如功利主义)都更重要。大部分批评家在写作的时候就好象穆勒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是穆勒在最高程度上防止伤害,覆盖幸福。他的《论自由》给我们强有力地指导,“对文明社会中的其他人正确地实施权力的唯一目的是防止伤害他人。”这是罗尔斯和诺斯鲍姆背离穆勒的地方。 

批评家也宣称功利主义没有充分地区分个人– 多数人的福利可能伤害少数人的福利,当然可能,但是如果多数人的利益伤害了某个人或者纠正非正义就不是问题。正义原则更接近关心人类幸福的根本内容,因此比指导人生的其他任何原则有更绝对的义务。”穆勒说。

但是穆勒的价值不仅在于他写出来的著作,而且在于他个人的生活。看看他反对奴隶制的斗争、支持法国革命、捍卫人权、担任议员和大学校长、以及他对哈里特·泰勒(Harriet Taylor)的爱,把很多思想的所有权给了她。他们两个是最早鼓吹女性权利的人。他们生活在法国阿维尼翁(Avignon),婚后不久她就死了,他现在仍躺在她身边。 

——悉尼大学哲学系彼得·伯顿博士(Dr Peter Bowden)

答案是:孔子

谁是最伟大的哲学家?虽然我对于功利主义没有多少热情,这个问题仍然产生对于功利主义伦理计算的类似反应:最伟大的哲学家是给多数活着的人留下最伟大积极影响和遗产的人。这个哲学家是孔子。

孔丘/孔夫子的伦理学既是社会的又是政治的。他是《五经》的编者(作者),他的产生重大影响的《论语》比道家、法家和墨家都更有影响(中国的功利主义哲学家,比边沁和穆勒早2000多年),传教士的翻译把孔子介绍给欧洲,对于启蒙运动非常重要。 
在《论语》中,孔子采用的对话方式比苏格拉底或者柏拉图早了将近一个世纪。他关于孝敬父母和尊重祖先的理论是理想政府的基础,从中提出了三个概念。礼是伦理行动,是自然法则不是传统仪式;义来自社会相互性;仁是对于他人的同情和责任。这些被简化为黄金法则[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或者否定的表达,白银法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思想、言论和行为专注于真理的话,将出现有美德的政府。

2500年来,儒家思想影响了中国、日本、朝鲜和东南亚的个人行为和政治体制。从罗马帝国衰落到都铎王朝,中国从任何标准看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也是最古老、最持久的文明。在过去四百年里,它生存地很艰难,但是这条龙已经苏醒了。让我们希望它阅读了孔子。

——北卡罗莱纳州伊利莎白市詹姆斯 ·威廉姆斯(James W. Williams)

答案是:毕达哥拉斯

通过什么标准来判断呢?历史上产生最大影响的哲学家吗?对于伦理学和认识论做出最大贡献的哲学家吗?对所有大问题提出最好答案的哲学家吗?我不知道是否有最伟大的哲学家,因为哲学不是像奥运会那样的竞争。但是我想选毕达哥拉斯,因为我相信他确实有历史上最大的影响力,因为他是真正的博学者, 虽然有教书的所有证据,但他的发现和他的学派从最好处说是二流的。
毕达哥拉斯的最杰出发现不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三角证明,而是认识到音乐高度和数学的关系。但是他的哲学的真正遗产是另外一个无      关的启示。数学被众多文化当作商业和计算用途,也用来测量,在几何学上还作为建筑,但是毕达哥拉斯欣赏数学,把它看作自然世界的内在本质,可以为我们提供包括天文学在内的自然奥秘的答案。这个范式至今还被我们使用,自从文艺复兴以来一直推动科学的发展。

他还与柏拉图,因而也与亚里士多德有关系。按照《毕达格拉斯的音乐》的作者凯蒂·佛格逊(Kitty Ferguson)的说法,柏拉图积极寻找毕达哥拉斯最有成就的学生意大利塔伦通(Terentum)的阿契塔(Archytas)。然后,柏拉图在回答雅典后建立了自己的学院,使用从阿契塔借用的“毕达哥拉斯的课程”。也就是著名的算术、几何、天文学和音乐的四艺(quadrivium)。

毫无疑问柏拉图的毕达哥拉斯课程以及它对于亚里士多德的影响开创了数学科学探索的道路,最终导致了牛顿的万有引力理论、麦克斯韦(Maxwell)方程、热动力学、爱因斯坦相对论、量子力学、和混沌理论以及所有技术上的副产品如飞行、太空旅游、计算机、我们现代拥抱的众多工程奇迹。因此我要说历史上的毕达哥拉斯是万神殿中最重要的哲学家,让他成为最好哲学家的选择。

——维多利亚艾凡赫的保罗·米林(Paul P. Mealing)

答案是:乔治·伯克利

没有被普遍认可的对比哲学家的标准。我们只能谈论那些我们研究过的哲学家,根据他们对我们的影响来做出选择。因此我的选择是乔治·伯克利(George Berkeley)(1685-1753),根据就是他的清楚、方法和勇气。

乔治伯克利认为他的哲学是年轻人。他在1709年在24岁的时候发表《论新视觉理论》(理论),一年后,发表了主要著作《人类知识原则论》(原则)他是经验论者,相信哲学必须建立在经验基础上。他还是西方理想主义的鼻祖,相信一切的根本特征是由观点组成的心理。

在《理论》中,伯克利批评性地考察了视觉,排斥了当时流行的理论。我们看到的任何东西,不管远近,大小,包括我们自己的身体都是由感觉组成,也就是观点(对于其他四种感觉也是如此)。严格来说,视觉不仅包括颜色、形状和亮度。我们必须使用其他感觉尤其是触觉来解释这些看到的东西(通过触摸,不仅意味着皮肤的表面,而是身体的所有感觉)从出生到成年,通过语言的手段,我们学会开发和接受传统的自我世界视觉,这是非常难以抹掉的东西。现代认知科学已经证实了伯克利的很多观点。伯克利领先时代将近三百年。

在《原则》中,使用了在《理论》中提出的观点,伯克利说明“物质”是没有经过证实的概念,普遍的本质是感受–存在就是被感知(esse est percipi),这也一直是非常有影响的观点。

——柴郡(Cheshire)塞尔(Sale)的汉斯·海默(Hans Heimer)

答案是:卡尔·萨根

我认为卡尔·萨根(Carl Sagan)是最伟大的哲学家。他不是专业哲学家,他是天文学家,但是他花费一生的时间提出深刻的哲学问题,他对于人类产生了难以置信的影响。他大众化了关于宇宙起源和命运、人类、智慧、宗教、其他地方生命存在的可能性问题。至少有五亿人观看了他的《宇宙电视》微型系列节目,数不清的人受到他的启发。他在一生中都是个坚决捍卫理性和科学的人,打开了千百万人的眼睛看到了宇宙的奇妙和浩淼,显示出人类的争吵的口角是多么荒谬,如果和几乎有140亿年历史的宇宙以及它的庞大无穷的规模相比的话。当美国和苏联在冷战中不可开交的时候,卡尔萨根警告说核战争的愚蠢和危险,教导人们说更好地使用我们人生的方式是共同研究宇宙,以及我们在宇宙中的地位,以及是否还有其他人生活在宇宙中。因为他,我总是在房间里保留几幅遥远太空的图片,每当我觉得骄傲自大的时候,我就看看它,就记得整个人类历史不过是一粒尘埃和一眨眼的工夫。让他自己说吧“我们生活在围绕一个单调的恒星的大片的岩石和金属上,这个恒星和其他四千亿恒星构成银河系,这个银河系不过是构成宇宙的数十亿个星系中的一个。这个宇宙或许是更大的无穷的其他宇宙中的一个而已。 这是一直值得我们深思的关于人类生活和我们的文化的视角。”

——马里兰州埃尔克里奇(Elkridge)的巴瑞特·威塞尔(Barret Wessel)

答案是:理查德·罗蒂

谁是最伟大的哲学家?对于一个试图把脚牢牢地站在土地上的农民的孙子来说,那就是名声不怎么好的实用主义者理查德·罗蒂(Richard Rorty (1931-2007)。他可能是哲学主流圈子中的一个贱民,但是作为同性恋者基督教社会主义民主党成员,从来不吻合于清楚的类别。罗蒂的对于象牙塔学术界的先锋派途径非常适合我。

埃里吉·丹(G. Elijah Dann)(《罗蒂之后:伦理学和宗教信仰的可能性》 Continuum出版社, 2006)认真对待罗蒂的作品,显示他是如何帮助提高和添加了活力在宗教哲学和道德进步的可能性。罗蒂的让人惊讶的是包括《哲学和自然之镜》(1979)在内的系列著作。

如果罗蒂不实际上考虑哲学废话,那是因为他认为哲学家本来有比讲授哲学更好的事情要做。在学术层面上,罗蒂离开这个领域到其他地方。公然宣称是个怀疑论者,正如我成为怀疑论者–争取同性恋者尊严的战士,反驳历史课堂上的庸俗的助教。他的哲学同行回避他–正如在宾夕法尼亚的远离现代文明的阿米什人(Amish)被主教劝告要回避非信徒进入自家圈子。这是哲学界严格的正统。“哲学的专业化,变成学术科目是必要的罪恶,它鼓励把哲学变成自动的准科学的尝试。这些尝试应该受到抵制。罗蒂说“哲学与其他人类活动交往越多,不仅和自然科学,而且和艺术、文学、宗教和政治联系越多,它对于文化政治的意义就越大,因此也就越有用。”
——安大略北滑铁卢(North Waterloo)的罗恩·威克(Ron Welker)

答案是:赫拉克里特

如果“哲学”意思是“爱智慧”,那么最伟大的哲学家是最爱智慧的人。但是让我们说清楚智慧指的不是事实的仓库。如果你想知道问题答案,你就应该注意避免找真正的哲学家,因为他们不会提供任何解决办法。真正的哲学家把世界看作需要解释的东西,同时也意识到我们不能给出仔细搜索后的最终的解释,每个答案会引出另一个问题,真理总是在我们之外。真正的哲学家也是一个幻想家,一个看到可能性的人,在提供答案的地方发现新问题的人。但是哲学家的视野不仅是争论的、怀疑的、强词夺理的,只为了破坏或者颠覆:哲学视野涉及到能够看到从同样的论证中得出相反结论的可靠性。所以哲学视野从本质上说是矛盾的。哲学家不导致争论,但是跟随争论,在这个过程中不选择特定的道路,但是超越两者,让迟钝者进入两条道路,认识到“上升的路和下降的路是同一条路” 。一个思想家在选择一条道路,一个方向的时候,哲学就停止了,思想家沦落为教条中的睡眠者。真正哲学家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拥有这样的视野,帮助他人用哲学的目光看问题的能力是智慧的另一个标志。一直有个思想家,他的目光一直关注着命题和反命题,不受任何一个吸引,但是通过两者,他用他的话语的棱镜帮助我们看到焊接起来的世界:赫拉克里特。
——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下萨克菲尔镇(Lower Sackville)的威廉·格兰特(William J. Grant)

答案是:我!

首先我们必须建立最伟大意味着什么的标准。正如柏拉图在《斐得若》(论美或爱)(Phaedrus)中说的, 最值得渴望的东西是(eros)(爱欲)知识。但是要判断别人宣称最终知识的成功程度,我们需要知识的标准。这只能是现实中体现的真理。但是我们现在遇到一个真理符合论的问题:虽然我们分享对于外部现实的信念,这个现实似乎从来不能被真正接触到,因为我们只能用相互之间的连贯性评价我们对于它的信念。

任何哲学体系能够说服我们这是事情的本质,以至于我们能够因此按照这个体系生活,像我们想象的哲学家看待世界的方式看待世界吗?显然,这就像在哲学家的大海里捞金针,而且我们甚至不知道金针是否存在。正常的经历肯定是虽然哲学家可能成功地带领我们来到概念世界,但当我们离开书本,这个儿童城堡(Lego castle)就消失了。当我们考虑到每个哲学体系都和另外的体系根本不同,哲学无用的意识就被强化。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宣称,哲学和科学不同,从来没有真正取得进步。

但是有一个意识,即我们都是哲学家,正如葛兰西(Antonio Gramsci)说的,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哲学,据此我们尝试认识人生的意义。我们将据此衡量任何别的哲学体系。虽然我们的理解可能是乏味的或者混乱的,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和任何强加的体制相比的话,任何人都有对于自己知道的生活的深刻了解。因此,我认为我是最好的哲学家。任何其他有哲学思想的人也应该这样想。

——英国布赖顿的安德烈·威德尔(Andrea Waddell)

译自“Who Is The Best Philosopher?”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